往前,我的自我宽慰可称上简与纯:难道世界上还有什么不是吃顿饭睡个觉不能解决的事情么?

如今复而视之,酒饱饭足不过将斑点狗作斑点肥狗一列罢。


用什么来拯救我的过敏症?稍微吐个负能,谨倚调剂。

评论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