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愈发感受到水天与蒸汽的差异。云碎海涌,金属的气息冲进镜子,总算把他击碎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抱抱。”河童说,“即使你不属于浪潮,我仍可以施予你一个抱抱,在礁岛上。”
    “你不必多疑,不必抗拒,这是神一视同仁抛洒的善意。你是茧生,却不该缚到坏死;虽然白水里煮到心生旁枝,你仍应信任幕墙外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一些雷雨决不能化作侵入神的子民心肺的苍蝇。”
    “倘若恶的光里未能觅着大义,神会派出救世的灯塔么?”他问。
    “你是世么...

2018-06-16

    孙兀后来想想,也觉得倦了,便从无味里抽出身,投入人的海洋里来。
    倘若有狐经过,也好捎一程。他咒骂,如人人欠了他,却也心知人人都不欠他。他七彩斑斓,尘土里滚了一遭臭泥,染了世间一切的恶与俗习,挣扎着想系西装领结,又被前缘生生摁下手来。
    狗屎世界。他叫道,以难看的面貌。

2018-06-16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漠城宿:

九河:



支持原创作品打赏,同人作者还请三思。终于有人来说清楚道理,我先转几天orz



解缘: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圈子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

2018-06-02

楚子航六一生贺。

    楚子航在一片难以言喻的气味中醒来。说是醒来,更确切的是被动物的体味与混杂着糟糠、狐臭与发馊的汗衫的味道熏到意识回元;他的意识像是蒙了层层叠叠的雾,这并不常见:通常楚子航有着十分规律的作息与计划,规律到在每一次醒来甚至清醒前就了解自己在哪和现在几点。可是这时候偏不,一些听起来稚嫩的声音刺耳地喊叫着,并非中文,也不像是汉藏语系中的其他任何一种语言。
    他脑中的雾一缕一缕地薄了,逐渐想起失去意识前的阿瓦隆与身缠裹尸布的神明的脸。
    喧闹越发近了。脸颊偶尔被织物拍中,这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因为这里的...

2018-06-01
1 / 14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