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愈发感受到水天与蒸汽的差异。云碎海涌,金属的气息冲进镜子,总算把他击碎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抱抱。”河童说,“即使你不属于浪潮,我仍可以施予你一个抱抱,在礁岛上。”
    “你不必多疑,不必抗拒,这是神一视同仁抛洒的善意。你是茧生,却不该缚到坏死;虽然白水里煮到心生旁枝,你仍应信任幕墙外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一些雷雨决不能化作侵入神的子民心肺的苍蝇。”
    “倘若恶的光里未能觅着大义,神会派出救世的灯塔么?”他问。
    “你是世么...

2018-06-16
1 / 15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