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紫cp向]《温孤》

1-人物属于原著,情节属于我。

2-许久不曾码古剑,手有些生了。私设有,仅为练手小片段,欧欧西,还请包涵一二。

    子丑相交之时,山中已静无人音。雪线绵长间只余几只夜行的精怪魍魉,伏於夜幕,悄无声息。昆仑,并无高峻险阻之处,却因由那拔萃的天墉,笼了几分脱俗意味。负琴者身子顿了顿,捋顺额发,转眸眺眺这道之化境。

    都是些不成器的小妖....那凶煞兽畜,约莫也无法适从於至清至正的山门结界罢。麓路颠簸,琴匣内竟无一丝角徵弦音,隔着厚重黑漆红木却闷闷然铿锵鸣,与远远的几分灯光遥相呼应。这等时辰尚居身剑阁的,天墉上下并无二人。可惜这一程未曾收著合适妖丹,否则一柄削铁如泥崭新长剑,定与那人的气贯长虹相得益彰。

    欧阳少恭撩起广袖耐着性子叩门环,直到丑时过半才醒觉不寻常。剑阁重地设有历代掌门与执剑长老共同加固的阵法,原也不难强行破解,如今却费了好些功夫。自哂。本是苟延残喘容存於世,经蓬莱业火一劫命魂散去更为不堪。莫提凤来当年音容当年太古之约难再续,此番仙人残魄也愈发萎靡不振。

    太子长琴,寡亲缘情缘,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

    脚下一拌,暗道不好。他从前往来皆亦步亦趋随天墉道人混入去,抑或作为青玉坛丹芷长老拜访,不曾破门,自不曾寻着那小小的机关。那细细的五行彩绳上铜铃乍响,瞬间厅室为一股熟悉而凛冽的剑气所覆。锋锐,凌厉,却清简如兰竹白雪,隐有几分包容天下的仙元,虽比不得长琴当年,道行却也算是小成气候。满室藏剑微微震啸起来。

    欧阳少恭凝神定性,素衣长袖,弦丝飘然,破开宣示主权般的剑气领域却不似先前遇阻。

    确是故人气息,只是,平添几分羸弱。受了伤?这人间界,何人能伤得了他?神思流转,召了药囊银针,他信步上前。似是分辨出来者身份,里屋传来护法法阵解除的嗤声。

    紫胤真人,霜发白睫,眉目清和,标志性蓝白衣袍却染了血色,仅经简单包扎。药碗临著嘴边这便离了静坐状态,阖了阖眼皮儿并无动作。擅使毒蛊魇魔的欧阳先生愣愣神心下明了,如此难道怕下了毒不成。

    “怎麽,堂堂天墉城前任执剑长老还畏起苦来?”继而勾起唇角浅浅尝口深褐的汤药。

    

    蒲团稳稳当当安在红木地上,青瓷药碗也仍稳稳当当停在掌心。片刻再开口,欧阳少恭话语不禁染上些微斥责。

    

    “怕苦也要喝。医者仁心,必要时,也不会介意用些强硬的手段。”

    

    虽有趁火打劫之嫌,对付石头脸的师尊与对付木头脸的徒弟倒如出一辙。他赶在人反应前点住他主躯穴位,抿抿碗沿,唇齿相交渡了温热苦味,好似尝出自己一生来去颠簸苦楚。

    

    “失礼。”

评论 ( 2 )
热度 ( 5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