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深瘪的,孤独却总是很饱满。如果你愿意抱他一下,他就心甘把囤积的小松饼全给你。
    苹果树下没有泊着外婆的神奇车,绿山墙下也好久未见新的住户了;你自以为是象征的图像,它们倒比米价挨人近些,深夜里突然醒来,鼻尖能嗅到它清且亲的愉快气息,怎么形容呢,它们比柠檬柚子茶少一些做作,又比奶箱蜗牛多一些幼稚。待到白日昭昭,庸俗和尘恶复环上来,自以为没忘记什么。
    好比悬在盐水碗上空的鸭。
    不过话说回来,你愿不愿意抱抱他呢。他的小松饼真的好多,你肯张开臂膀他就肯都送...

2017-10-07

    有只蜗牛死在了孙家奶箱里。它的身体很美,那通常窝缩在蜷曲重壳里的柔软躯体钻出洞口极力往上拉直脖颈,似乎费尽心思打算摄入大量氧气却不免亡故,体表粘液完全干掉了。它的脑袋只剩下三分之二,另一块残体带着半根触角黏在箱锁上,已然碾了个稀巴烂。
    孙兀自打断母乳起每晚都要喝瓶鲜奶才睡得着觉。晚上妈妈用绿漆小奶锅热牛奶,他总要坚持倒回玻璃奶瓶,拒绝用碗喝牛奶。
    用碗喝丧失了美感。他坚持道。
    咬吸管、剥牛奶瓶上的广告纸和封口铝箔是他惯有的小爱好,他以把吸管口咬成正方...

2016-05-20

他狠狠将那长锥刺入掌心,顺手臂方向疾推,划口深可见骨。
眼前渺渺然闪现无生趣的画面。如白蚁蠕动的碎而杂、古老而固执的文化。
他掐住了世俗的脖子。
他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2016-04-05

不明就里的文艺片。#

《Subway, Subway Heart》

※※※※※※※※                                             ...

2015-12-29

《All Mistake Arising Out of Chance Circumstances》8

>>H.

    在过去的3h内工藤新一总算体会了什么叫“怪盗基德的买家秀与卖家秀”。侦探的感知力知会他基德的盯梢,于是他更捏腔拿调体态优雅绅士,然而被告知完全不该是那麽回事儿。怪盗基德在日常生活中竟然如此的....咸湿,与预想相差太远。这就好比你是只披了羊皮的狼并且本着扮好一头精英羊的觉悟给同龄羊羔们送烤萝卜,结果人家从鼻子里哼气说豪猪筵才是正确选择。
    “看起来颇为困扰啊,黑羽同学。”
    披羊皮的狼扬起眉峰。这个音色他有印象。不是作为“黑羽快斗”时的印象,他确信曾和对方是同行。那...

2015-12-25

    我失恋了,并花了部分时间接受这个事实。也许秀分快这句话确实有道理。

    说一点伤心都没有是假的,不过我想会好起来的。相遇是一见钟情,这样的套路发生在摩羯座身上是一种不可思议。那麽算起来分分合合波波折折,竟近两年了。和穆言是今年夏天复合的。去年也差不多这个时候跟同一个人分手,多耐人寻味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在以后回想都是值得回味的罢。

    奇怪的是,回忆起来味道最好的,往往并非真实。也许回忆的魅力在于虚构,而它通常从“如果”开始。人总是固执的,执着哪个人哪段物事,便揪紧了不放手,巴不得时时攥...

2015-12-20

《浅镉红》



    穆言原本不打算在好容易对轨的休息日出门。他服过役,身材触感忒实在,却总是倾向于宅在家里。家里可以榨果汁,可以边掐着快递泡泡纸边看CCTV8,可以避免流量包更加不堪重负....还有个隐秘的原因,例如,劳碌命的他和齐鏖已经很久没有上过床。穆言不是个奉欲者,也不是个禁欲者,只是偶尔想想对方眼里难得显露无疑的一往深情。当他思忖起这码事儿的时候已经人在车上。他抬眸透过路虎的车窗玻璃望着屋里齐鏖洗去果渣按1:3搅拌梨汁与牛奶,封盖前又促促然伸进大勺未知的调料。
    齐鏖喜欢新鲜的纯牛奶,喜欢凉鞋配袜子,喜欢走路踩在瓷砖格子正中央,喜...

2015-12-16

《赭石》

< 赭石 >

    严格来说,穆言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射手座。他的衣柜上下虽说算不上条理无可挑剔,却也干干净净,冬天的针织毛线外搭里外晕开一缕樟脑丸的清冽。

    所以,少了什么多了什么,历历可辨。

    那件可怜的皱巴巴的汗衫是在洗衣机里给寻着的。肇事者玩了些小把戏,使它踡缩在将洗的棉袄大口袋里,妄图蒙混过关。穆言庆幸走失的不是内衣内裤一类的玩意儿。他紧了紧眉梢挑起食指拇指捏住汗衫领口三步并做两步掀了门帘踹开鞋,脚尖轻巧精准地碾在龟缩被窝的齐鏖脸上。

   ...

2015-12-16

《All Mistake Arising Out of Chance Circumstances》6

>>F.

    搜查怪盗的房间比工藤新一料想的困难。自晚饭起他便投入在手头要务中,然而进展几乎为零。白天的会晤让新一感到满意极了,当然,除却开始的小插曲。怪盗要了第二份巧克力甜筒,后来他们随着人群在街道上漫步,怪盗顶著侦探的发型故作严肃装模作样地拿捏一副官腔陈述之前在凶案现场的始末缘由、叽叽喳喳的小鬼与毛利兰的造访,侦探自矜而礼貌地偶尔评论几句。
    新一扬起眉峰。基德并没有放下戒备与面具,但他已经认识到对方不似自己所想的充满谎言与骗术。相反的,虽然爱捉弄人的怪盗先生趣味奇特,卻隐约透著一股子坦率与可爱,喜欢一切甜食...

2015-12-16
1 / 2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