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若身随簇波簇澜喧哗上岸的渺末尘砾。
    不同于自称可控某某元素某某气火的吉普赛艺人,与俗世之焰相比更近于内敛如寒钢的气质;阖眸的一瞬所处空间内的物事皆有之温度:这样的温感如此强烈,盈蕴为之征臣而在手的错觉,倒也不过小小灵通;瞳孔疼痛着孕育光与力、刺灼不定,在闭目后平滑的黑暗中眺望:黄绿与橘紫的光斑后金褐色高地,这样威凛的金,近得几要拂上双眼....
    ....渴望....
    汗水淌过颞骨滑向面颊。那儿想必皮肤紧绷,咬肌僵硬地鼓起。轿车轮面轧过柏油路面的械声渐行渐近,睁开眼后好一阵时间仿无观感;指关节猝地颤动。
    渴望....
    水果刀在滚水中搅动,腐肉伴组织液游走。挖去糜烂质的创口粘稠,稍稍凹陷;临睡前拾起透明胶带紧紧勒于疤痕之上。唾弃地虔诚地,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渴求您....
    离群的扭曲的小心翼翼的触摸着珍重着可望之却不可得。如若有幸再度置身天宇下,昂首顾盼,铅灰丑陋的寒冷空间刺落冻结的雨。

    作为我独家的记忆请您看看我吧,我也曾熊熊燃烧过啊。

评论
热度 ( 5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