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楚子航慕尼黑自戏。

骰输。
罚戏题目:偶然看见夏弥和路明非接吻的楚子航。

    靠着成堆的木制酒桶坐下,指间捻着尚具陈年酿香的黏湿的小块木屑。德国并非情义热切似火的国度,十月节算是点燃了德国人严谨性格桎梏中为数不多的那点儿疯狂。礼炮带起大串彩带,街道边搭起色调艳丽的大帐篷,杂戏团游城。

    人群中有一双男女共饮Wiesenbier。这种啤酒比一般啤酒颜色更深,酒劲儿也更大,由Maβ装着,十欧一升。穿戴巴伐利亚民族服饰的服务员举杯穿梭於川川人流,醉醺醺的女郎头顶小啤酒桶,一片热烈中那对男女卻正试图将曼妥思和可乐同时扔进黑啤。那男孩身穿欧洲传统的鹿皮裤,丝毫不解风情地搭配印有美国美国过山车字样的地摊T-恤以及淘宝廉价球鞋,一手端着木托盘一手抓着一把烤牛尾。一个小时二十二分钟前他说要顺路打酱油。好一个顺路,多顺了一路陌生的风,携着师妹一道出现在慕尼黑。巡街艺人弹着电吉他,声嘶力竭。路明非扔下牛尾,满沾红油的手在皮裤上缘蹭了蹭,夏弥笑意盈盈,他们在歌声与喧闹里接吻。

    “Du guckst mich an, und ich geh mit,
    我追随你,如同你那情人的目光拂我面颊;

    Und der ist ewig, dieser Augenblick.
    这一刻万物凝滞。

    Da scheint die Sonne, da lacht das Leben,
    曦色倾倒於万里土地如同亲吻生命的笑意;

    Da geht mein Herz auf, ich will's dir geben.
    我的心予你,予你,在你的手心诞出花芽。

    Ich will dich tragen, ich will d5ich lieben,
    我希望自己能拥有你,如你拥有我的爱情;

    Denn die Liebe, ist geblieben.
    爱是奇异绵延的情谊。” *
   
    人们投掷玫瑰花,成千上万的玫瑰花,回报满腔热情,回报节日喜悦,回报歌手的大汗淋漓声嘶力竭。路明非夏弥不离彼此,鲜红、粉红、深红的大雪落了他们满头满肩。向吧台要了杯Gin Fizz,无声地笑了笑。这多像是八点档日剧的经典桥段。一部分的自己感到无可言说的独寥,一部分则出离喜怒。

    最孤单的人分两种:一种恨不得全世界都跟他一样倒霉,一种则希望别人能幸福。因为看到幸福的人,他也略略觉得温暖。可这小团明明灭灭的火焰有时候不是暖不暖和的问题,它偶尔也将人灼伤。

    苏打水的泡沫炸裂发出细微的爆响声。微微垂下眼帘,举杯。一饮而尽。









*出自德国歌曲《Liebe Ist》,原中译放在此处感觉效果不太行,自己尝试着修了修翻了翻,误处肯定是有的,还请多多包涵。
另外奉劝列表戒赌。cv.目睹自家男朋友女朋友搞在一起的心情复杂的楚少。

评论 ( 12 )
热度 ( 9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