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自戏:楚夏向楚子航。

(一)

    罕见的寒潮席卷了这座江南小城,急剧下降的气温带来漫天飞雪和教育局一纸文书。寒假提前,期末推延,学生们脱下校服更换冬裙。眼见又一班过于拥挤的公交车驶过,身侧栗色长发脖子根冻得通红的Omega无聊地踢踏车站站牌脚下被扫成整整齐齐一堆的积雪,只得重新将手中准备妥的公交一卡通塞回卡夹,拦下一辆计程车。由于承下了今年的城运会,N市市中心的出租公司换上一批新车。起步价贵些,不过比起其他零碎事项她坐着舒服才应优先考虑。
    黄绿漆车身稳当当停在步行街入口的时候夏弥的脑袋尚搁肩头,软和清爽的信息素一翕一翕煽在自己耳廓。司机待了许时未见后座动静只好再度重复计价仪数据。
    “十六元整,先生。”
    “好的,久等。”
    “神赋予的难得降雪。瑞雪兆丰年,也望您的约会顺利愉悦。”
    “..借你吉言。”

(二)

    除了手上大包小包颜色各异的购物袋,夏弥还买了把梳子。上好的牛角梳,通体晶莹润泽,颇为讨喜。家里本有一把木梳子了。她便戏称新来的小牛角可以用来梳理睫毛。
    学生三三两两地结伴穿梭在街街巷巷,行道树捆著一圈一圈的麻绳。有的时候Omega们真是相当奇特的生物。..她们共用一杯奶茶,一起抓娃娃是为了抓娃娃的过程而不是为了娃娃,甚至手挽手上同一间厕所。注意到夏弥歪了歪脑袋挑起眼角瞄过来,那眼神就像一只狡猾的小海豹。你永远不知道小海豹下一句会蹦出个什么,许是你好你好我们来交个朋友吧,许是尖厉地嘶鸣咬上你的胳膊。
    而自己既不想听你好你好也不想被咬胳膊肘。皱了皱鼻翼在如炬的目光下把七角钱一个的大塑料袋们都搁在积雪未消的步行街长椅上,从厚外套的口袋里掏出纸巾,然后弯下腰,弯下腰....夏弥喜欢踢弄雪堆,残留靴面的细雪会融化浸湿她的雪地靴,而脚受凉总归是不愉快的。
    “嘿、我说你!..师兄你是妻控么?”
    “妻子一般指发生合法性行为的成年Alpha或Beta的伴侣对象。就此而言你尚且属于我的女朋友,我控女友。”

(三)

    大雪划下来会发出沙沙的声音....或者是刷刷,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鲜少听闻。试图聚精会神盯住雪片洋洋洒洒卷在空中的时候夏弥常笑说比起雪来看见雪的南方人才是有趣极了。说这话时她试图将领子立起来遮脖子,装饰用的无度数圆眼镜蒙起一层薄薄的白雾,信息素透出一股稍稍瑟缩的味道。车与人川流不息,行色匆匆,不同性别不同味道横冲直撞,商家过亮的灯管在视网膜上留下灯丝形状的影子。
    塞给她炸鸡块与三明治的时候没如以往多考虑食物是否健康,只要带着热度暖得起人便是;下一步是有条不紊地抖开自己针织长围巾的另一端,给女友围上。夏弥促狭地勾起嘴角叼起鸡块示意自己啃鸡块的另一端,Dicos小鸟形logo皱在回收袋袋面上。
    “通常情况下这个游戏更适合薯条,炸鸡有骨头,不好噎。”
    “..唔..区区鸡骨头、能拦.拦得住杀胚么?杀胚不是应该怒吼着把拦路鸡拆吃入腹的么?..”口咬炸鸡块含糊不清地回答。

(四)

    把拦路鸡拆吃入腹确实算不上困难。
    吻住夏弥的一瞬间脸上有些泛涨。书上说可以伸舌头,可以搂紧实,还可以干什么?..贫瘠的实战经验让自己吃了个透,只得本能地释放Alpha充斥占有欲的信息素屏障隔开其他一切不令人愉悦的味道。Omega的气息试探性地戳了戳屏障,开始如水般涓涓地融入其中。路明非曾经翻弄夏弥大大的圆眼镜说非主流。其实非主流是什么自己现在也弄不清楚....只是心底觉着,夏弥怎么打扮都动人极了,唇齿温温软软,亲一亲心情都像是春天从草地上滚下来的棕熊。
    分开的时候信息素墙已经厚得像看不见的堡垒,任何路人AO接近几分皆会感受到强烈的排斥意欲。夏弥先开口,说。
    “211。”
    “什麽?”
    “眼睫毛啊、上眼睑148下眼睑63..不要小瞧龙王的观察力呀。”
    “那么你观察到我想做个妻控而不是女友控了么,王?”

评论 ( 10 )
热度 ( 18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