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Mistake Arising Outof Chance Circumstances》10

>>J.

    风起的时候,窗帘扬得很高。穿着黑色机车服的女人远远地撩起长而卷的金发,拎起沙漠之鹰。枪身在夜色里翻转,反复上膛退膛检查弹簧硬度。那种枪拥有被试枪员戏称“只有80kg的汉子才能正常使用”的恐怖后座力,对开枪姿势也有着严格的要求,按理说用来作为女人的防身武器还不如普通七七式手枪划算,可在那女人手上仿佛只是一具普通玩具。
    他大概见过她,快斗心想。在很久远的大片时光流过之前....远道而来向黑羽盗一求教易容术的女人之一,曾是美国当红的女星。漂亮,性感,危险。八年前父亲的死和她是否也有着某种关联呢?窗台上一张花花绿绿的宝石拍卖大海报被吹得猎猎作响。快斗捉住了它,拔下角落里固定用的短钉。映入眼前的是巨大的铃木家家徽。
    他在一串官方数据下找到几个打圈的数字。119948?暗号么?换成英文字母....AAIIDH?那是什么?佐田真的硬盘密码么?当黑羽快斗复又抬起脑袋贝尔摩德已经没了踪迹,寒意静静爬进幽幽室内。即使对敌人不甚熟悉他也能嗅到极度危险的气息,与之前在月光下偶尔被派来捣乱的几只好糊弄的笨拙黑乌鸦有着质的不同的感觉。原来那个不可一世的评论家面对的都是这样的罪犯么?
    他自己也不愿多思虑,那位身体不知为何变小的前侦探独自迎接国际犯罪团伙挑战的难处。人人都有累得想撂挑子跑路的时候,可现在想想,偶遇一点点休憩的机会就轻易要离职,自己真是不够靠谱啊。
    口袋里工藤新一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是那个家伙贫瘠的好友列表中的谁呢?黑羽快斗划开极简页面,嗤地笑了出来。
    他的小窗里躺着一张过时多年的流氓兔表情图。兔子动作异常规矩严肃,颇有某人的部分气质。
-
    “暗号?”
    侦探的职业精神深深地刻印在新一骨子里,以至于冠上“黑羽快斗”的名字一段时日也能在听见案件啊暗语啊一类的名词时振奋起来。
    “....啊是的,显而易见。”米花那头的男音拿腔拿调地模仿小说中常见的侦探角色的声音录下语音。半分钟后工藤新一的Line客户端收到一张失了焦的模糊不清的照片,整张画面唯一清晰的地方就是一串被划了重点标的数字,119948。前侦探先生跟随前恶贼怪里怪气的腔腔回了一句“疑心病”,脑内对这串数字进行高速的排列组合。
    “无所谓咯。这个小把戏我已经解开了,正好用以锻炼锻炼我未来的怪盗事业接班人?”
    119948....148919....814991....891194。
    “那么恐怕你的目的是无法达成的了。作为习题它实在太过简单,完全起不了锻炼作用。”
    891194。
    工藤新一无声地笑了笑,在草稿上打了个圈圈。
    “就是简单的数字字母转换啊。只不过‘11’并非换成‘AA’,而是‘K’。”
    119948,891194。KIIDH,HIKID。
    “Hi, Kid.”
-
    Hi, Kid.
    快斗没有回工藤宅。他必须谨慎。虽然金属制的摩托头盔遮掩了贝尔摩德大部分真容,但通过多年易容术的练习,黑羽快斗的观察力依然在第一时间发挥了应有职能。
    那张面孔未免太过年轻。
    面孔主人留下的问候,是代表组织还是代表个人?快斗倾向于后者。毋论代表哪一方都表示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的行为模式至少已经被贝尔摩德本人掌握了,不管对方隐瞒了多久,侦探和怪盗的举动肯定是牵扯到她的切身利益的。不然以黑衣组织的行动力他俩现下已化做一团飞灰。
    最后一班电车也甩甩尾巴消失在城市尽头,打出租又不免太贵。黑羽快斗紧了紧围巾朝离自己最近的窝点走去,想象江古田那边的场景。或许他的宿敌此刻正把自己窝进快斗的床褥,一手抓着手机一手伸长去够电热毯开关。黑羽快斗叹了口气。
    在开始新一轮的月下魔术专场前,尚且做些准备工作罢。




※※※※※※※※

1月12号真是个特殊的日子啊。
祝自己生日快乐。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