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就里的文艺片。#

《Subway, Subway Heart》

※※※※※※※※                                                 ※※※※※※※※

地铁梗文艺片。


    这一块地铁建设工地围挡竖起来很久了。她拉拉印花围巾遮住下颚,呼出的白气浮落,眼镜立时花一片,模糊了视野正中的地铁吉祥物海报。从前经过地铁工地她会警示性敲敲铁制车铃,老自行车低低地嚷,嗓门儿音量不及初冬小雨叩击行道树叶的窸窸窣窣,亦不若车后座垫上下颠簸的嗡嗡喳喳。偶时出租车很快地开过溅起水渍,司机通常用地方话粗声粗气地抱怨。修建地铁对于出行真是太不便了——这个想法曾占据她很长一段儿脑回路,却又在不久后悄然改变。

    翠花是只小公猫。她第一次在地铁边停下自行车只为着买份早报。这真是莫大的惊喜,她从未料想看起来如同废墟的工地里能蹦哒出什么鲜活的东西。翠花浑身黑毛乱极了,眉目间一点白颇为亮眼,她很喜欢,大抵母猫们也会青睐。狼狈的的处境使猫咪放下身段,并打定主意敲人类姑娘一顿。她损失了自己的早餐,再后来的部分时间里她幸福地损失了自己的每一顿早餐。

    猫总是喂不熟的。它们的傲慢不容挫伤,心情却又喜怒多变。她清楚这段友谊的持续约莫不会久。

    公猫在春天出门成了家,她和她的自行车则还是老样子。早读课还是会拖堂,牛肉土豆包子还是没有牛肉,出租车依然忙于奔波,某些眼力见不宽远的怨言却被彻底地改变了。她趿了自行车摇摇晃晃经过时会放慢速度偏偏脑袋探究地扫一眼施工围挡内部,直到春去秋来,一朵白色雏菊突兀钻出工地旁的土壤。不便与方便并不矛盾,钢铁与生命并不矛盾,工地噪音与心安同样不矛盾。她不再把地铁建设器材当废墟。

    她仿佛听见即将走上城市舞台的新式交通工具站台巨大钢铁骨架中的心脏跳动。

评论
热度 ( 2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