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存戏:ABO设定军官.

人设

姓名:齐鏖。
性别[A/B/O]:A。
职业[学生/社会职业/店内职业]:退役兵,靠国家津贴伤残补贴过日子偶尔做雇佣工作拿赏金吃顿好的。
年龄[请务必成年]:28。
简要外貌:一蓬黑短碎发同色眉眼隐隐流露张扬意味,骨架宽大肌肉匀称。白衬衫松松垮垮套着军绿色大衣,从不好好打理的皱巴巴领口被扯掉几颗扣子露出截麦色略褐的皮肤。
性格:受过去紧锣密鼓军旅生活影响作息规律,享受退役后安逸日子。不喜拘束宁折不弯,对认定的事儿执着。
发情期[omega需填写]:/。
个人喜恶:喜好抽烟然而由于退役后的经济条件无法常抽;另一个爱好是擦拭爱枪。厌恶自家O被人调戏。
备注:某场围剿战役中的幸存者,也自此重伤并断了左臂提前退伍。养完伤安完假肢后在夜店附近定居。




火炕滋啪作响仍湿冷入髓,前来报信的伤兵缄默着一言不发。强行压止冲出去战个痛快的念头怒意微张捞起仅剩的那根沾了晨露的湿烟带着狠劲儿往炕里戳。

切尔利曼关山隘,此时万军围城。

伤兵踌躇片刻自身后掏出一包袱摊在矮几上欲言又止。“有话就说。”戳着燃不着的烟心下烦躁无规则敲击着手边杯沿,瞥眼婆婆妈妈新兵蛋子和未知内涵物的包袱躁意攀升。强大信息素涌动如潮像大鸟缓缓抖开羽翼张开无形的网缓缓笼罩这间小屋,网络中那伤兵脸上划过一抹惊恐内掩迟疑打开了包袱。

啪。粗制陶瓷杯碎裂的声音倒是清脆。脑中嗡的一声似乎炸起一道雷,四肢百骸的愤怒与屈辱飞扬跋扈沿脊骨一路攀上脑干激得浓郁厚重的Alpha信息素网络涟漪四起蠢蠢欲动。冲动上溢,垂眸勾唇怒极反笑俯视受自己影响AA相斥脸色刷白的部下。

两件女人衣服,守夜A队小队长的头颅。似是被宣告败局已成,瞬间几周王八般缩在驻地内的憋屈化作不甘。自己清楚己方的战况,早已断弹断粮,退无可退的结局。火星点点欲熄欲燃,夹着终于点着的烟默然半晌又重重将几要燃尽的烟头捏灭。

“也不过一战。”

本便把生死置于事外,此战战死且算这条命的晦气,但若是有命胜了此役便退伍找个安逸处儿养老罢。





眸色暗沉勉力解決最後几只拦路小丑自己也将至强弩之末,左臂断面绷带红得令人心惊。毫不在意扯下军绿色制服衣角裹裹。己方阵营近在面前,衣着狼狈浑身带伤眼睛卻亮如星子。暗自凝神坚定對未来的希望信念向往抬手拇指狠狠刮去嘴角血迹,拾起断臂塞入怀。关隘內山风厉啸,脚掌像是灌了铅般沉重。思及A队精英遭歼灭,大军被困断尽粮弹;反围剿战役三个日夜龟缩多时背水一战贲张的强大爆发力不可思议地助我方二万军士惨胜敌兵五万五。
到底是,不负此生。那时独自在熄止硝火的战场醒来,心脏跳动着军魂澎湃地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回大营报告战情。
胜利....胜利了,荣耀不败。被七个字的重量压得喘不过气,唇边卻噙起笑意,郑重其事停在营地前两百米处发射信号弹。
天边滚起惊雷预示即将雨水嘈切铺天盖地,鼻翼翕动似是嗅着过分空寂的味道。瞳孔微缩箭步上前几近全力撞开营门,饶是Alpha身强力壮也难以承受的冲击力凝起长久钝痛,半边身子麻木。喉头一甜啐出口血液卻顾不得其他。强行催动信息素稀稀拉拉交织成网覆盖曾风光无限给予士兵第二个家的地方,脑中突兀跳出一個猜测又迅速否决,然而那猜疑如春笋富生命力无可断绝。跌跌撞撞闯入早已空无一人的司令部,窗门大开风肆意穿堂而过白色稿纸染上泥污满室飞。空气缓慢流动,窗外训练场雷雨恣虐在片片薄雾里一点一点模糊。放眼全营沒有一星半点活动Alpha的气息,沒有等着汇报胜利的战友,沒有严厉卻温和的上司。沒有敌军入侵的痕迹,这只能说明....无望地想要抓住什么低声喃喃骤然拔高成吼喝————
“我回来了,我的士兵在哪里..!!”
灰蒙里扎人的残忍的现实的正是心脏里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生疼,一直以来支持着自己走到这一步的信仰第一次变得如此讽刺。发丝沾附。轻轻地无力地抹抹眼角。切尔利曼真潮湿啊。
我是齐鏖,万千失去存活意义的弃兵中最不起眼的一位。

评论
热度 ( 4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