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Mistake Arising Out of Chance Circumstances》8

>>H.

    在过去的3h内工藤新一总算体会了什么叫“怪盗基德的买家秀与卖家秀”。侦探的感知力知会他基德的盯梢,于是他更捏腔拿调体态优雅绅士,然而被告知完全不该是那麽回事儿。怪盗基德在日常生活中竟然如此的....咸湿,与预想相差太远。这就好比你是只披了羊皮的狼并且本着扮好一头精英羊的觉悟给同龄羊羔们送烤萝卜,结果人家从鼻子里哼气说豪猪筵才是正确选择。
    “看起来颇为困扰啊,黑羽同学。”
    披羊皮的狼扬起眉峰。这个音色他有印象。不是作为“黑羽快斗”时的印象,他确信曾和对方是同行。那个自负的、怀表走地毫秒不差的、每个案件坚实强调一切真相终将暴露於光天的....
    白马探。
-
    夜静如水。烟酒白昼散去,街灯徒留。黑羽快斗凭着记忆中的路线轻巧摸上一扇门,熟练地从袖子里抖出一根铁丝捅进锁眼。
    魔术师的基本功之一,是在明亮处吸引人们目光聚焦,不易惹人注意时暗使机关。黑衣组织成员显然不是魔术师,在某些方面却有些殊途同归。无论屋主生前如何得罪了那些要命的漆黑乌鸦,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果然还是不能指望警视。
    防盗门悄无声息地开了。前任小偷收起撬锁工具小心翼翼地探过身。水电表的走盘果然和警方到访的那次察看略有不同,而这间死了人的屋子本应无人居住。是谁使用了它,当下立辨。黑羽快斗轻轻捏住口袋里扑克牌锋利的四角。看来他必须谨慎。
    客厅....安全。
    厨房....安全。
    阳台....安全。
    黑羽快斗设想过接下来的情形。一场枪林弹雨?抑或拼速度追捕?他的预计中没出现敌人渺无踪迹一条,这大概也是最不理想的状况。他最终猫上楼梯,扭开书房门把手,那里是这间屋子前主人佐田真失去呼吸的地方。
    佐田真,一位特别小资的大叔。最大兴趣是收集各类宝石制品,早稻田基因学博士肄业。离世时家里正开放展览自己的收藏,过密的人流给警察们带来过多的嫌疑对象,总之是个大麻烦。
    根据工藤的情报,快斗需要亲自收集那些落在瓷杯架和茶碟沿背面的白色粉末,鉴定它们的成分。房间里静悄悄的,他长舒一口气。潜入房间这样的事情他熟能生巧,迈步快而稳健,甚至不惊起一丝一毫空气流动....可经过清洁工作间的时候他意外地听见了风声。前怪盗的警铃立刻在脑中爆响!他本能一撑墙面旋身半蹲骤然扑克牌离手狠狠刺破迎面而来的足球。面前江户川柯南摘下追踪眼镜,扣稳夜视仪,改装后的球鞋还隐隐缠绕电光。
    但这从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的。江户川柯南等同于工藤新一,而工藤新一现在应该在他黑羽快斗家里呆着。
    “虽然有些不知所谓,不过小偷先生可别坏事了。”
    灰原哀径直走向茶几,与快斗擦肩而过。她本就没打算瞒,也瞒不过这个魔术师。所以开口时没用变声器。江户川的外表灰原的女童音给黑羽快斗带来某种怪诞的感觉。
    “....我以为你一直有好好呆在毛利侦探事务所演好该演的角色,小小姐。”小偷瞪著半月眼整理松垮垮的手套。
    许是佐田真的不甘,宅邸内尚弥漫腐朽的气息。几只蝇在屋主人曾经倒下的地板附近转悠,寻觅食物。
    灰原哀的表情古怪起来。
    “你所以为的确发生了。”她顿了顿,“这座房子如果还有除了佐田之外的住户,那不是我。”

评论
热度 ( 13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