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Mistake Arising Out of Chance Circumstances》7

>>G.

    Kid,一个作案手法独特老练、作案计划灵活周全、女性拥趸直线上升的华丽恶贼,在工藤新一眼里素来不同於普通小偷。他以为他得扮演一个中年事业有成的白领,结果基德原身只是名高中生而已。这个年纪实在不符合基德出现的年份。要么寺井黄之助提供的是假身份,要么八年前八年后的怪盗基德根本是两个人。无论如何生活还是得继续下去,披着亚森罗宾的皮的福尔摩斯必须不着痕迹地融入新环境。神秘怪盗身上的迷太多,即使是名侦探也无法第一时间迅速解出真相。
    而且非常令人在意的,是Kid与黑衣组织的某种联系——二者交锋显然已并非初次,工藤新一凭著侦探直觉揣测,许是他们影响了这个世界著名小偷的作案动机。他将方才的猜想一条一条挨个记录在侦案备注本上,收起PARKER钢笔,细细抚平校服上力所能及的一切褶皱。侦探有理由相信怪盗的日常生活也如同魔术盛宴般华丽完美,即使不会变戏法,简单的拿捏装模作样的腔调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
    冬天的阳光怪得很,虽然明亮晃眼,在风的呼啸中哆嗦著蹭过去卻发现一点儿也不暖和。今天的青梅竹马在中森青子眼里不比奇怪的阳光正常多少。
    认识黑羽快斗是在很多很多年前的钟楼。快斗父亲离去得早,母亲常年游历海外,于是帮忙多照顾孤巢孩子成了正直的中森一家的日常,邀请男孩来家吃饭或者尝尝新烤的点心是家常便饭,即使快斗就算没有直系亲戚在身边看起来生活也过得相当顺遂。和已赴黄泉的父亲一样,黑羽快斗极擅魔术,跃动的指尖总能创造出意想不到的奇迹。
    没有了魔术的快斗算什么快斗。
    中森青子托腮瞄著黑羽快斗的侧脸:上下唇紧抿,在作业本上以红色的蝇头小楷密密麻麻注解著相关知识点,腰板笔挺校服扣子规规矩矩扣到第一颗,书包里除了课本以外的空间塞满推理小说,彩色勾线笔以从暖到冷渐变顺序一根一根摆得整整齐齐。
    所以这个人真的是快斗吗!中森青子管不了太多也不愿想太多,只是单纯地不爽,狠狠一拍课桌桌板:
    “黑!羽!快!斗!”她瞪眼,推了推竹马的手肘。然而黑羽快斗仿佛决定吃错药到底,在她的目光下不紧不慢好整以暇合书偏过脑袋,眸子里仿佛落入某种类似白马探或者怪盗基德的光芒。
    “关于您呼唤的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我是说——希望不曾冒犯,美丽的小姐。”
-
    对于久经沙场的江洋大盗而言,入侵学校监控系统不比空手变出一朵玫瑰困难多少。在侦探自以为自己装怪盗装得像极的时候黑羽快斗本尊已经对着监控影相笑得前仰后合。他仿佛从老师、同学脸上读出了“黑羽同学真的没问题吗想不开一定要及时求助啊”之类的担忧。是什么给了侦探这样神奇的方案?
    他弯眸,调整调整耳麦继续看直播。
    “厨Kid过头了吗黑羽?”混乱中有人冷嘲热讽,“蹩脚的模仿都不像你了。”
    “是么。请教一下,怎样比较像'我'?”
    “转开更衣室的锁,往衣柜里扔彩球?”
    “宣布胖次颜色?”
    “扑克牌在天上飞?”
    “....”
    黑羽快斗沉默地摁下几个钮,喧嚣与嘈杂瞬间碎去了。再瞅闹剧一般的画面,侦探看起来有些难堪,本该是魔术师的笑点与槽点,不知为何突然又乐呵不起来了。
    魔术存在的意义之一就是娱乐大众。他黑羽快斗似乎天生具有以快乐感染周遭的能力,大家开开心心他也开开心心,开心完各自散场。可现在他变成了侦探,用侦探的眼光看这一切,人家也不过是看这个擅耍戏法的同学好玩而已。在他的同学眼里黑羽快斗也只停留在这个层面罢。人们分明知道魔术也不过是高明的骗术,甘愿受骗是因为表演本身带来的欢乐是真实的。他的存在难道就是一生寻找取悦人们的新把戏吗?黑羽快斗确信那个穿梭夜空的自大小偷不是真正的他,那永远对恶作剧乐此不疲的高中生呢?是真正的他么?
    现在摆在他面前一个机会。他可以选择开启新的人生,做一个名为工藤新一的侦探,离开孔席墨突黑白颠倒的生活。盛宴过后总是休憩时间。
    人都会疲惫。
    黑羽快斗拔下数据线,点击确定关机。关闭所有后台程序尚且需要一些时间,在此之前他还能看见江古田的教室。画面里的工藤新一本尊突然轻轻抬起脑袋与镜头对视。黑羽快斗一愣,片刻后屏幕闪了闪,彻底黑了下去。

评论
热度 ( 21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