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镉红》





    穆言原本不打算在好容易对轨的休息日出门。他服过役,身材触感忒实在,却总是倾向于宅在家里。家里可以榨果汁,可以边掐着快递泡泡纸边看CCTV8,可以避免流量包更加不堪重负....还有个隐秘的原因,例如,劳碌命的他和齐鏖已经很久没有上过床。穆言不是个奉欲者,也不是个禁欲者,只是偶尔想想对方眼里难得显露无疑的一往深情。当他思忖起这码事儿的时候已经人在车上。他抬眸透过路虎的车窗玻璃望着屋里齐鏖洗去果渣按1:3搅拌梨汁与牛奶,封盖前又促促然伸进大勺未知的调料。
    齐鏖喜欢新鲜的纯牛奶,喜欢凉鞋配袜子,喜欢走路踩在瓷砖格子正中央,喜欢往玉米煲汤里倒大堆胡椒粉和醋,喜欢香菜饺子和馄饨,喜欢自己的小路虎,即使这使他还贷多年。他拎了印有美国美国过山车英文字样的塑料杯塞给副驾座的媳妇儿,拉开老旧的黑皮公文包探手摸索车钥匙。发动汽车前他乜斜眼瞥瞥穆言撕开封口扬起下巴灌了一大口梨奶,笑容含几分促狭。
    穆言摇上车窗。阳月的曦光已不再悍然刺目,晚绽的桂花清气渐远。他微微眯眯眼皮儿,觉得自己像只晒在微波里的小熊松饼。他不喜欢这样,他感到很热。他伸手去戳领扣。齐鏖开车时很专注,车载音乐声音忒小,王若琳低沉慵懒的亲密爱人几乎隐散,下巴刮得很干净,头发刚理,鬓角整齐,圆领T恤衫耷拉在脖子根儿。穆言收回视线抿抿嘴饮尽剩下的梨奶。南昌比杭州干燥,早已入秋温度却持高不下。他心里躁,把塑料杯摔进杯槽里,拉下衣摆遮遮下面。
    他硬了。

    前行道红灯,左弯道绿灯。添上人行时间,还要等50s左右。齐鏖的视线似乎落在自己身上,又好像游弋于夹道晒谷。穆言听见有人问他如何,迷怔着眼却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来撩开自己额发探了探脑门儿温度一路帮着拉开薄外套拉链。他有些难以思考,仿佛不太能理解这一连串的动作。他在回忆那麦色的指头操进体内的感觉。穆言夹紧了腿,后面的布料透湿黏紧臀瓣的感觉令人不适,他在坐垫上轻轻扭动腰杆磨蹭磨蹭,放松面部肌肉让自己看起来似乎神色如常,捱着回答对方没事儿。模糊中齐鏖表情扬起几分微妙,怎么看都是股子阴谋论的气息。
    “真没事?”
    “没....事。”
    成吧,嘴儿忒麽犟。齐鏖耸耸肩寻着停车位向左打死方向盘,倒档,拔钥匙。穆言认出这是城郊有名的情人坡。毕竟光天化日,人且尚少。都是用材林,种挺密,横蔽青冥,颇有以地为塌以天为褥的感觉。穆言昂起颔首,齐鏖便含住他的喉结,齿列撩动。
    宽衣解带前穆言隐约听见齐鏖说闻Thex'的情趣用品,恍然间顿觉那梨汁里多出来的是什么调料。他总有一天会掐断那混球的阴茎,这只是时间问题。

#码给cpier的同人段子系列#没错就是这么凑表脸x

评论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