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兀

你好。
一个非常佛系和生活的人。随缘产粮,生活中的废话一大箩筐,爬墙如飞。
我不确定你是否依然会喜欢我,所以谨慎关注。

《赭石》

< 赭石 >



    严格来说,穆言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射手座。他的衣柜上下虽说算不上条理无可挑剔,却也干干净净,冬天的针织毛线外搭里外晕开一缕樟脑丸的清冽。

    所以,少了什么多了什么,历历可辨。

    那件可怜的皱巴巴的汗衫是在洗衣机里给寻着的。肇事者玩了些小把戏,使它踡缩在将洗的棉袄大口袋里,妄图蒙混过关。穆言庆幸走失的不是内衣内裤一类的玩意儿。他紧了紧眉梢挑起食指拇指捏住汗衫领口三步并做两步掀了门帘踹开鞋,脚尖轻巧精准地碾在龟缩被窝的齐鏖脸上。

    无论齐鏖如何拒绝承认,事实上确实有这么一个夜晚,月黑风高。穆言的熟赭色汗衫,足够的纸巾,手机调飞行模式,熄灭顶灯只留盏起夜用的小台灯。研考的穆言和学考的齐鏖无论哪个都很忙,回早了的给对方留暖橙的夜灯,回晚了的就着远远七楼窗户一小片光亮指引轻手轻脚开门关门喝牛奶,尔后换上家居,一米二的小床睡两个成男未免逼仄,尚有余温的被窝内侧却还有人特意留出的一大块空位,相拥而眠,恰恰好。

    温馨是温馨,文艺是文艺,却注定一些生理问题要独立解决。在一起八个多月,说是清心寡欲都唯心。只是要么学业耽搁要么睡意迷蒙,无结而终。穆言的衫子洗得脱了色,却不大留皂荚或洗衣液的味儿。用它协助五姑娘做活塞运动内心有些微饱胀的满足与雀跃。那日穆言回家已是深夜了,小房间的环境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天都糟糕,空气好像不太流通,一股子腥鲜味儿,却并不惹人厌。他照常地洗了个很快的澡,把自己摔在齐鏖臂弯里。

   而现在,他更关注的是他的V领汗衫。他本想穿它参加美联英语的烤肉聚会。他朝底下死狗气质的丈夫扬了扬下巴。穆言大学报的是国防系,毕业后拿到新毕业生中蛮可观的军职,身高一米八,能轻松把矮自己十厘米的齐鏖过肩摔。每当自己的年下耍流氓混蛋他都考虑买把裁纸刀短了对方或者狠揍一顿。他捏了捏骨节,觉着自己总有一天会忍不住的。

    齐鏖却已经有些忍不住了。穆言脸色不怎么好看,他隐约心存要挨打的觉悟。这种情况常见得很,他清楚该怎么做。他又一次发挥自己无赖的本分亲上了穆言抿成一条线的唇缝,在人神情松动的瞬间摸索上上衣第一颗扣子。

    风花雪月不等人,要献便献吻。






-
-

#码给cpier的同人段子系列#没错我就是个死狗气质的攻x

评论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