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Mistake Arising Out of Chance Circumstances》2

>>B.


    工藤新一将永远懊恼於自己跑路的白痴行为。这几乎相当於散发出一个信号:嗨你们好我就是招摇的魔术师来抓我呀来呀。

    他翻进一栋烂尾楼的爬满青苔的墙,蹭掉手上潮湿的绿色的藓,心情简直降至低谷。他何曾干过这些事儿。有什么凉薄的温度砸在鼻尖。抓狂的名侦探不耐地昂起下巴,雨水打歪了他后脑勺天线毛儿。他原以为被灌APTX已经足够倒霉,不曾想如今命运跟他开了更大的玩笑。

    着实太过疯狂。

    工藤新一听见远处警车单调的鸣音,本能地拉低了帽沿。他知道警视厅有一个基德专案小组,他不确定从侦探转行怪盗后能否顺利脱身。对于这个该死的新职业而言,他还是个十足的新人。

-

    中森银三负责基德相关案件少说也有七八年了,对于这个装腔作势的小偷,他总持有莫名的自信与把握。他敏锐地嗅到了什么,接起总部的通话。

    这次,他想,他要布下天罗地网,只等怪盗基德一头栽进去。

    从很多方面来说白色小偷最大的倚仗无非出色的头脑、叫人惊叹的易容、防不胜防的滑翔路线与以假乱真的替身。大雨,这代表着——单枪匹马的小偷先生无法启用自己引以为傲的滑翔翼。

    他勾起笑意,仿佛结案近在眼前。

    “E707小组,撤下空中部署。”

-

    事实证明,能明察诸作案手法不一定能完美模仿;出色的侦探不一定能成为出色的小偷。

    工藤新一听得见自己的喘息,那声音好像上了年纪的老旧手风琴嗞嗞嗡嗡拉扯破败风箱。他几乎从未如此狼狈过。夜幕已经全然降临,未曾竣工的钢筋混凝土大厦深深扎在地基,风吹雨打,影影绰绰。工藤新一甩开蔫在额角上脏兮兮的刘海。余光捕捉到一辆缓缓接近的保时捷。他顿了顿,迅速闪进另一段铁栅,背靠墙面,石灰粉溶成了浆粘在他的发尾,泥土混杂湿意钻进他的裤腿。他静默著,前有警车,后有徘徊在黑暗中的犯罪者。

    糟糕透顶。

    电铃的突兀响起几乎嚇得他跳了起来。侦探先生着恼地发现脚下背靠墙面同他动作如出一辙的小小通讯仪。他没有摁右边绿色接听键,通讯仪礼貌性响了几声自动接通。

    “怪盗基德。”

    他一瞬间僵了僵,旋即细细打量仪器周身。

    “不必寻找录音按钮,我是说,组织不会犯这麽低级的错误。”

    好吧。他默默地想。等待着对方的后话。

    “我记得我们提醒过你,不要做多余的事儿。”

    “既然自诩亚森罗宾的小偷记性不佳,我想,此番不得不再度令你重视。虽然不清楚八年前我们的魔术师先生是如何奇迹般幸存下来,不过现在的组织绝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组织的杀手将不再失策。”

    听起来,怪盗基德本尊同这帮家伙竟颇有渊源。侦探皱皱鼻子,想起白天的一切不寻常。既然如此,一切线索仿佛都有所联系了。工藤新一扶扶脑袋,头痛欲裂,因此没有注意身后无声靠近著的黑影。

    一只手骤然覆住了工藤新一大半张脸。警笛尖叫著愈发地近,他暗叫不好,并第一次期待警铃能更近些。他定了定心神,希望身后那人没打算在这儿结果了他。在他磕开唇瓣前,名侦探今天第三次被抢走话语主动权——


评论 ( 9 )
热度 ( 36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