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Mistake Arising Out of Chance Circumstances》1

《All Mistake Arising Out of Chance Circumstances》

又名:阴差阳错。


1-误打误撞的怪盗新一与误打误撞的侦探快斗。

2-快新,私设有,笔渣欧欧西。


※※※※※※※※                                                               ※※※※※※※※

人物属于青山刚昌,故事情节属于我。这儿圈名齐鏖,多指教。




“你不愿意吗?以另一种更为自由的方式,守护所爱的一切。毫无疑问这同样是正义,正如我对你的殷勤——难道你不愿意接受吗?”


>>A.


    这是江户川柯南侦探生涯中为数不多的棘手案件之一。

    案发地人流密集,如今皆因此被封锁在现场一一接受警方口录。日色西斜,滞留已久的人们躁动不安。以少年侦探自居的孩子们围在高木警官身边问东问西,而高木涉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快将他们疏散回家。难道那群小鬼就没有安分的时候吗。柯南把目光挪了挪,接住了灰原哀远远抛来的调侃意味十足的目光。老成的小学生回敬对方半月眼。

    人们总为着某些无故执著的问题制造各色各样的犯罪。他边为自己倒了杯橙汁边思考目前已知同死者相关的一切事宜,看起来就像一位各方面都乖巧的小孩。

    他很快感到了不适,心室好像被冰凉的铁硬的手指攥住捏了个粉碎。在天旋地覆前侦探寻着了瓷杯架上细小的白色粉尘。投降於不停为自己添麻烦的走哪哪事多的体质,他撤进了五点钟方向小小的清洁隔间。他的关节发出噼啪的微响,骨骼稣疼仿佛下一秒就要散架。下一秒....

    工藤新一扶着簸箕把儿直起腰杆。是的,工藤新一。在如此尴尬的骨节眼儿。他不知道那些干燥粉末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状态大概维持多久。他匆忙地套上清扫制服,并注意到窄小的防盗窗外停著辆黑色旧保时捷。

    是他们?

    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先生心下立时一突,搭了外套匆忙推开门。

    红色的激光点透过狙击镜暗自流连在死者的电脑桌前后。有谁注意到了这一点,理理手套起身拉上窗帘,从电脑桌桌肚横板的背面摸出一张黑红硬盘。那是离死者最近的隐蔽角落,胶带粗糙倒黏的痕迹斑驳。

    信息量有点儿大。

    谋杀,能够变回原身的粉末,黑衣组织,狙击,....工藤新一直觉那个硬盘的不同寻常。他口干舌燥捱着步子上前,看清持著硬盘的身着高中校服的人的脸,又生生停下来,无法抑制眼中讶异。

    那是他自己的脸。关东名侦探看见对方的第一眼大脑便飞速运转,答案呼之欲出。

    平成年代的亚森罗宾——怪盗基德。

    擅耍把戏的小偷拿捏著原属于侦探的志气满满的神色向警方抒发见解,这让工藤新一感到冒犯。他想狠狠扯下小偷的伪装,然后给他扣上手铐,送去牢狱。可人生路上总有那麽些意料之外的插曲。先於真正侦探开口,小岛元太罕见地放下鳗鱼饭便当瞪大眼睛,幼童的高音调刺拉划破工藤新一原来的生活轨迹。

    “怪....怪盗基德!!”

    整个现场安静下来,工藤新一沉默应对自四处聚焦而来的视线,暮目警官疑惑地来回比对两个高中生名侦探。小学女孩儿犹疑片刻,小声地说。

    “阿诺....步美之前遇见的那个,好心的清洁员哥哥,现在好像突然不见了呢....”

    警官扫视周遭,目光在工藤身上的扫除装束上转了转,又扯了扯身旁突然出现侦查案件的“工藤新一”的脸面。入手触感告诉他,这是真的人脸。所有人的神色立时锐利起来。

    少年侦探团交换了眼色,显然对于捉捕行动势在必得。

    难道那群小鬼就没有安分的时候吗。

    工藤新一此生的机缘巧合似乎都撞在了一起,并且超出了他的处理反应范围。他艰难地撤了几个步子,然后,他自己也无法理解地——

    他转身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现场。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