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帕擦去筷子握部的油,她仍曲着颈低头吃饭,只听温和的声音沉沉地传过来。
    “素食两块钱能打很多,炸鸡块四块钱一份,甜肉要六元。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叫一份甜肉,配米饭与汤。”
    我看见她的头发垂下来,食堂里人往熙熙,脂腻味儿。她吃着和体型不相符合的极少的食物,筷子夹起盘里六块钱一小份的甜肉,递来。我心里本来皱巴巴好像炒熟的烂花生壳,抬头望进她的眼里,花生壳里便冒了满宇宙的清芽芽。
    “甜肉,你尝尝。心情创可贴。”

评论 ( 1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