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了,虽然按照十八年前的状况,应该还差四个小时十三分钟才出生。
    祝贺自己生日快乐吧。本分钟起我可以打LOL,注册剑网三,摩尔庄园不需要健康系统,杀人坐牢。
    情怀复杂。
    像暴多了血的混血种越过临界血限面甲迅捷地生长皮肤下涌着千万春雷后受惊昆虫的厉声尖叫。你疼,你喊,你欣喜若狂你大声哭泣,舍弃不值当的、进入某种介于挑起担子又同时裹挟幼稚的渡河期。
    莫名其妙、满口荒唐。
    2017惶惶然一瞬从海边的曼彻斯特走进了玛格丽特姐妹酒吧:两种不同口味的鸡肉卷、又淋上截然不同的莎莎酱,格格不入,倒清晰地知晓所发生的…
    …当你把奶油和芝士片从起司饼干的夹缝中抽出来的时候也会感受到的,每块面粉渣的落地幅度都仿佛可闻见的。一些东西悲情地流窜并且毫不在意。直到温和的夜将近敲烂零点响亮的铜钟才想,这么一下子居然活十八年了,手心和手背都疼痛。仍记得四五岁时母亲的春日青色裙子和单马尾、也曾拥有着修长脖子的老爹、黑色盒状电视机信号不佳时屏幕彩色的横条纹,小时候被带进学院里的草地,叔叔阿姨、镶嵌在墙壁里的奇怪小卖部和做睡衣很土的裁缝店。初中画室约好三年后一起考艺术的同学们和后来的孤身赴约。想,疑,愧,寡欢。感性理性感性,搅和不均匀的甜面。
    吵架翻天覆地的家庭,高中毕业后又无从割舍起来。难尽的愈发相异的概念观感,离合的人,换代的朋友,兴趣、专业、钱财、沟壑。不全然消极,苦于安,却无从言喻。思及仍有所觉。
    总在变化,以后也是。沙漠地衣中心的那点清澈浸泡水就能活过来。
    走着。
    很高兴认识你们,日后也要多见教。微博说人到十八就该养生起来,睡了,明天也是寻日寻常的朝昭。

评论
热度 ( 2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