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孤王星球


1



    假设人们给Thor Odinson立碑、刻上这位神袛的生平,大概需要一长串名词:“受过放逐的王子”“需要锤子如同需要母乳的超级英雄”“爱砸杯子的黑啤狂热者”“热爱兄弟的闪电怪人”,或者“一位失去臣民的国王”。
    Thor沉在一颗矮行星的球心里,思索旧时中庭言语的钝与妙。他的行李相当少:一双刻着邪神头盔图案的护甲,一枝保存千万年的玫瑰花,一杯无限续杯的魔法啤酒,一对短弧刀。
    酒不如金宫陈酿好喝,矮行星的球心也不若闪电宫带帷幔的大床好睡。孤独的柯伊伯带天体极寒与极热交集,他灌下一大口啤酒,等待剩余的橙黄色液体冒着泡泡涌上杯口。中庭的形容词,每个词都是精妙却虚浮的,写实便冗长,简短便不得痛处。“死得其所”是最近的命题,这很好。
    Thor总在寻找能叫自己“得其所”的地方。


    他在Loki Odinson的床上首次认识到那个词的某些意味。仗体型优势牢牢摁住弟弟的双手,在撕咬的间隙里诚恳地表述自己的感情与成语释义新编,邪神的幻影则绕在两侧冷嘲热讽。
    “动人之至,哥哥,不过感情总是稍瞬即逝。”
    Thor双手搭在弟弟的胯煗骨侧,指腹轻轻摩挲微微下陷的小窝,沉默地将阴煗茎煗操煗进极煗乐煗处,直至恼人的幻影一个接一个消融。


    他们相处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相互对抗中度过。那对短弧刀出自Loki之手。
    初时Thor不以为意。他的兄弟总能用法术幻化出各种东西:刀,蛇,青蛙,或者别的什么,出身于讨巧伎俩的兵器对雷神来说不够可靠;Loki乜斜眼哂他不识抬举。他草草收下,直到千万年后在充斥岩浆的地心里拿出来端详,才真正注意到邪神的礼物由何而来。
妙尔尼尔的碎片。
    Thor Odinson,戎马一生的王,孤王,在阿斯加德毁灭后首次感到胸腔辛辣。不能尽言“他乡遇故知”,那太做作,不足描述他看清刀柄上曾经属于雷霆之锤的纹路时亿分之一的感情。




2

    他真是为自己找了个极其糟糕的死地,不得其所,难得其所。
    这颗星星表面凹凸不平又极度寒冷,心却是过热的:火焰烧灼他的发与背,他的胡茬和披风。这不算什么,过去的生涯里Thor受过更重的伤。雷神不擅魔法,不过他总有办法将自己的小藏品保存得比他本人体面。
    玫瑰花是旅行纪念品。


    人类消失后,地球上留有很多牲畜。两栖动物,或者老鼠。说实话,Thor不怎么讨厌它们。
    起初,他在几个大洲之间漫无目的地行走,偶尔能遇见一些青蛙或者蛇。Thor总是耐心地在废墟间翻找,用神力吸引着这些不知末世已临的小东西,挨个打招呼。
    Are you Loki?
    希望不大。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即使做青蛙也有的是办法成为蛙中王者,在建筑物的尸体里觅求庇护?得了吧。
    他的旅行范围开始不仅仅局限于荒废的地球。


    偶尔,Thor会想想往事。
    想想颈部受到撕裂的疼痛,想想阿斯子民的骸陈。有人——或者神——存在的记忆过于久远,但他就是能清清楚楚地回忆起飞船、弟弟、老人和孩子,被恒星风照得亮堂的操作台,一切细节。
    当时Loki的眼眶里好像有点闪,Thor想。其实把陈旧的场景翻出来细细思索,他的兄弟的眼睛在很多场合都含着点水光。他很奇怪青年时期的自己从未发现这一点。


    “我不是为你——或者你的子民流泪,愚蠢的大个头国王。我为歌剧和葡萄,以及虚名的救世主之号而哭。”


    他有时也能碰见孕育生命的星球。
    “您是谁?”萝卜色的小矮人问。
    “国王。”Thor说。
    “一位独自旅行的国王?”
    “一位独自旅行的国王。”
    那是被石砾包裹起来的坚硬的星球,它的住民却是软乎乎的:有的看起来像被淹死的乳牛,有的像果冻龙或者萝卜人。看起来仿佛Frigga的睡前故事活了过来。
    “您好像急着找人。”
    “我不赶路。”
    “那看看石井吧。不深,不过里面总能找到美好之物。”


    Thor为了那口见鬼的井越过了整片荒原,沙尘呛得他难以呼吸。即使神其实不怎么特别倚仗空气,恶劣的环境仍给予了他不良的旅行体验。
    萝卜人衰老迅速,初遇时粘腻多汁的胡须一根根耷拉下来。就在Thor以为他们简直相伴走到了星球的尽头,萝卜老人蹲下来,在地上摸索着敲击。
    梆梆梆。
    梆梆梆,梆梆梆。
    Thor下意识摸了摸腰间刀囊。金石振鸣。


    一口非常小的井,甚至不该称作井。
    年长的小矮人掸了掸沙土,费力地拨开成人巴掌大的盖子,眯起浑浊的眼,以某种痴迷的声音说。您往井里瞧,您往井里瞧。瞧见蛇群了么?那些斑驳的纯青的蛇,那些蛇。
    Thor的视线越过小矮人佝偻的背脊,费力地冲井口眺去。


    蛇形骸骨环缠一朵蓝绿色玫瑰。


    陌生星球的天像被抠得凹凹凸凸的陈痂,黑面包上皮褶子一样破碎的云浮在皱巴巴的高空;十个太阳奋力照出广漠里一切飞尘。
    一支新鲜的玫瑰花:石头星球上唯一美好的多汁的温吞的骄傲的....
    Thor缓慢地呼出一口气,裹挟沙土与日色,最后一次问道。
    ARE YOU LOKI?


    空荡荡的荒原一无人声,年迈的矮人如熔融的蛆,悄悄死去了。
    白日昭昭。


    白日昭昭。
    白日昭昭,他伸手费力去够那朵玫瑰,心想,英雄年暮,是时候找颗合适的星星做长梦了。

评论 ( 6 )
热度 ( 38 )

© 孙兀 | Powered by LOFTER